神奇巴旦木

棒冰!

【短篇】特殊病人2(坏医生杰克X好病人萨贝达)

      因为缺乏食物和水分,两人的嘴唇都起了皮,但不妨碍柔软的感觉传来,冰凉的水流渡过杰克的唇齿间,灼烧着肺部的渴感让他忍不住伸出舌头索取更多,首先是舌尖相触,从未有过的感觉一闪而过,出于对打破禁忌的警觉,两人即刻分开,但这么一点水无法让杰克满足,随着每次奈布向他渡水,两人的碰触逐渐加深,起先舌尖相碰时两人不再回避,渐渐的,纠缠变得明目张胆起来,被雪水浸凉的口腔染上彼此的热度,单纯求生与满足私欲的界限被快感模糊。那之后,他曾大着胆子向萨贝达确认两人都很享受这个过程,但萨贝达和他说这是他发烧引起的幻觉,还很嫌弃他嘴唇上结痂后很丑的伤口。

 ...

【短篇】特殊病人(坏医生杰克X好病人萨贝达,)

是个半搞笑向的文,估计不出三章就会有肉,毕竟要拔导尿管。。。

      以往早上八点钟,都是护士艾米丽定时过来检查,她是个漂亮的女人。每天她都带着亲切的微笑替萨贝达检查,用温柔的声音询问他的情况,指导他的护工替他更换输尿管。

       萨贝达内心和口头都是拒绝的由于他伤的很重,刚住进医院时两条手臂和一条腿都打了石膏,行动不方便,医院便安排了护工照顾他。他的护工是个五十多岁的大妈,姓莫里斯,手法专业老辣,脱他裤子快狠准,甚至在看到他的尺寸时还发出了一声冷笑——哼,普通货色。...

【短篇】真爱秘典 2(贵族杰x前佣兵奈,肉渣)

发布了长文章:【短篇】真爱秘典 2(贵族杰x前佣兵奈,肉渣)

点击查看

【杰佣】相遇天鹅湖 上(单篇分上下章)

        萨贝达蹲在窗台下,金属刮擦墙壁的声音逐渐接近,划过他在的位置。在那只手的掌控下,他的躯体能轻易地分割成两段,这个念头让萨贝达遍体生寒,他对战场上的敌人从不轻视,但四对一的局面让他一度估错胜利到来的时间。

         萨贝达对这种陷入困境,再逃脱的把戏已经十分熟悉,命运总喜欢拿这个当他生活中的插曲,就像一本书里反复使用的相同情节,不过连主角萨贝达自己都不喜欢。他还是个孩童时,就发现自己的手并不像其他人的那么听使唤,他想握紧玩...

【短篇】真爱秘典1(试阅,贵族杰X前雇佣兵奈)

发布了长文章:【短篇】真爱秘典1(试阅,贵族杰X前雇佣兵奈)

点击查看

【短篇】脱瘾症状

Craig数不清这到底是第几次他们吵架,他也不想去记,这是没有意义的,自从Tweek打定主意戒掉咖啡,他俩就从来没有好过过。Tweek的情绪变得很不稳定,会因为他和天使冰王前台打工的女大学生打趣而质问他是否有出轨的想法。深夜里,Tweek又会传很多条讯息告诉Craig自己为白天的所作所为感到抱歉。七点钟Craig才会回复,他不想让Tweek为吵醒他再次道歉。
这对于Craig来说却并不难忍受,当Tweek苍白的,脆弱的,赤裸地躺在那里,没有衣服作为底线,让他肆意,求他摧毁自己时,所有的东西都是值得的。Craig亲吻Tweek汗湿的额角,一遍又一遍感谢青春期带来的躁动,在快感面前Craig造成的所...

【一个不知道有没有尾的小短篇】暂时无题

费城的夏天潮湿闷热,让人感觉能凭空捏出一把水来,Seraphina和他说过这里的天气,雨来得快去得也快,恰好能把忘带雨伞的Percival冲成一只落汤鸡,纽约的七月也多雨,但他成年后少有被淋湿到裤脚淌水过,或许就是因为这样才让他在短短两个小时就发起了低烧。他听说Theseus的弟弟在费城当医生,开了一家私人诊所,便打了电话预定。

Perciva没注意招牌上可爱的爪子图案,进门便看到年轻的Scamander先生正在给一只黑色的拉布拉多犬洗澡,嘴里还不听地夸它是好孩子。他就知道Theseus没那么好心,他稍微后退了几步打算离开这个动物诊所,但Newt抬头看见了他。“Graves先生,好久不见,我...

【短篇】长睡不醒 二

         没有梦的沉睡是短暂的,Credence醒来后有那么几分钟处于恍惚的状态,视野里所有的事物都失去了轮廓,只有模糊的色块在他的眼里慢慢变得清晰,他不知道这里是哪,周围有淡淡的药草的苦味,他试着动了动,顺利地翻身坐了起来。 Credence看清自己睡在台子上房间里没有光,他却能分清黑灰的深浅和物体的轮廓。与平常不同的视觉场景让Credence感到很不安,他想到坐在病床边的Graves先生,他在哪里?摸索中Credence发现自己被置于层层帷幕中,掀开厚布他得以看到外面。Credence矮身钻过,顺手牵起...

一个出柜短篇(hijack/jahiccup无差)
离家出走第五天,Jack花光了身上的钱。没有香槟,没有吱吱冒油的牛排,他在快餐店花光了身上最后一块钱,蹲在路边吃光了冷掉的薯条。他拿出上衣口袋里的电子烟嘬吸,烟雾带着薄荷的味道从他嘴里吐出。昨晚上他在公园长椅上睡觉,毫不意外的,没有智能调控的室内空调,他感冒了,摸摸自己的额头,已经有些烧起来了。手机早在前天就没有电了,他不会回去的,他在路灯投下的昏黄灯光和黑暗中晃过,有两个和他年纪相近的男孩打闹着向他这边靠近。比起躲避他的注意力多放在他们的嬉笑声上,Melissa在第一天就以没地方洗澡为理由回家了,Ray和他嘲笑了她,但第三天Ray消失在了买酒...

【短篇】咬·下(JerryXKevin,双恶魔,可能有番外)

    开学之后,Kevin像往常一样忍受着前排女生说不停的嘴,放学之后看到Jerry抱着一纸袋人类的食物走过马路,他不做停留,径直上了母亲的车,但他知道Jerry会注视着自己直到车子消失在视野里。凌晨,他悄无声息地翻出窗台,从洒水机仍在运转的草坪上跑过,踏碎融进水珠的月光,去和Jerry私会,然后再在六点之前回家。
        这样的日子持续了一个月,大概是一个周三,Jerry递给Kevin一杯血液的时候,Kevin终于问他是血从哪弄来的了。Jerry打开了客房的门,解释他是怎么把女人从喧闹...

1 / 9

© 神奇巴旦木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