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奇浣熊果

拖延狗汪汪汪

【短篇】脱瘾症状

Craig数不清这到底是第几次他们吵架,他也不想去记,这是没有意义的,自从Tweek打定主意戒掉咖啡,他俩就从来没有好过过。Tweek的情绪变得很不稳定,会因为他和天使冰王前台打工的女大学生打趣而质问他是否有出轨的想法。深夜里,Tweek又会传很多条讯息告诉Craig自己为白天的所作所为感到抱歉。七点钟Craig才会回复,他不想让Tweek为吵醒他再次道歉。
这对于Craig来说却并不难忍受,当Tweek苍白的,脆弱的,赤裸地躺在那里,没有衣服作为底线,让他肆意,求他摧毁自己时,所有的东西都是值得的。Craig亲吻Tweek汗湿的额角,一遍又一遍感谢青春期带来的躁动,在快感面前Craig造成的所有疼痛都是可以忍受的。尽管第二天Tweek会为身上的淤青而发狂,他担心别人看到这个。

但并不是因为他讨厌这个。Craig不由微笑。
好在这样分裂的生活正在慢慢结束,Tweek的笑容比以前要多,也不再因为早上没有喝咖啡而无法控制地颤抖,衣服扣子也能整齐地扣好。这很好,Tweek选择问服务员推荐菜单而不是吃服务员的醋,Craig松了口气。

直到Craig将Tweek像往常一样按在床上,他钳制住Tweek的双手,强迫他将脸埋进枕头里。“Craig,我们可以试试别的吗?”Tweek的声音闷闷的,“我,我不喜欢这样,我感觉......”“你想要停下吗?”Craig松开了他的手,说话却不带感情。火来得毫无缘由,至少Craig还不知道缘由,他应该给Tweek道个歉,然后他们试试新姿势......“我不喜欢这样。”Tweek的话染上了哭腔,他又开始颤抖,Craig却说:

“你想让我离开吗?”

他本无意如此,他如此坚信。

两个人都不再说话,Tweek将手背在身后,Craig将他苍白的手腕收拢至掌中。Tweek醒来时Craig已经走了,看着自己手腕上红紫的淤痕,他默默从柜子里取出衬衫,确认袖子能盖实手腕后,他扬起微笑,下楼和父母道早安。

他不再对任何事物上瘾了,没有东西左右他的情绪,妨碍他行为得当。Craig没在校门口等他,Tweek的心提了起来,他在哪?的确,昨晚发生那样的事,他如果像平常一样等他一起进校门才奇怪。手突然被人从后面牵住,Craig的掌心有些黏,他和Tweek说早安,Tweek也和他说早安。两人默契地没有提昨晚上的事。

Tweek暗暗为此感到庆幸。

评论
热度(43)

© 神奇浣熊果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