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奇浣熊果

拖延狗汪汪汪

家人·三

回到家Jack早早就睡了。
梦境里他又见到了那个男孩。在沉重的雨幕里,男孩靠在墙边,与垃圾袋相挨,盯着他与别人对峙,血从下巴滴到地上,在积水里晕出一朵朵红色的雨花。“你居然同情老鼠。”看不清脸的男人嘴巴开开合合,手上的匕首猛地向他刺去。男孩突然扑上去,用手握住利刃,这尖利的铁器几乎切断他的手掌。Jack怒吼一声,一脚踹向男人,然后将掉在地上的匕首用脚尖挑起,手指灵活地将它转了几圈然后捅进男人的肚子里。噗哧,猩红满地刺痛人眼。耳边是自己粗重的喘息声,Jack抱住跪在地上的男孩。 “你会没事的,我保证过。”Jack搂紧他,自己却抑制不住地抖得厉害。男孩的绿眼睛盯着倒在地上的男人,一动不动,伤口涌出的血与男人的血融在水洼里。警笛声呼啸。 “我会回来接你的。”警察将Jack推向警车里,赶来的医护人员给Hiccup做了紧急处理,Hiccup用完好的手紧握住另一只手的手腕,眼睛看着Jack,嘴唇微启,像要说些什么。
Jack醒来的时候已经快中午了,书桌上的电脑大概好几天前就没关,桌面上的聊天窗口显示出好几条新信息。Jack草草地扫了几眼,就把电脑关上了。地上堆满了他随意丢下的衣物,之前一直是失魂落魄的样子,多脏都无所谓,现在心情平静了反而觉得脏得不得了。Jack将衣物全塞进洗衣机里,然后打了个电话给钟点工,有些不好意思地提到了:“冰箱里的食物需要清理。”处理完这些事他拨了个电话给Elsa。一切安排妥当后他走出了家门。 街上偶尔会看到孤儿院的海报,涂的花花绿绿的,可爱的小孩画上写着院长的联系号码和孤儿院的具体地址。因为今天是领养日。Jack顺手撕下咖啡厅玻璃门上的海报塞进口袋里,走进了厅内。“好久不见,Jack。”Elsa起身与他拥抱,“医生说你。。。你还好吗?”“挺过来了。”Jack坐在Elsa的对面,用勺子搅拌着面前的咖啡,等着Elsa说正事。一份资料被推到Jack面前,Jack打开袋子,里面滑出的纸张印满了关于一则新闻的资料。“五年前的事,现在翻出来有什么意义吗?”Elsa五指交叉放在胸前,“你打算把人家捅死?”Jack抬头看了她一眼,满满地鄙视意味无需言说,然后继续阅读资料。 Elsa弄到的不止是五年前报道那件事的新闻和相关闻说,还有更详细的案底以及被North掩盖的事情起因经过结果。“你老爹为了保护你做的真多,找这东西用了我所有的人力。”Jack闻言弯起嘴角,North一向如此。最后一页纸上印着跟案件相关人物的照片和简略信息。“Hic。。。Hiccup?”Jack目光不由得柔和下来。“你要找那孩子?他现在就在当地的孤儿院。”“这里说他五年前那个事故后才被送到孤儿院,他不是之前就是孤儿吗?”“是啊,他在那之前一直一个人生活,住在父母留下的房子里。顺便一提他后来还遭遇过一场车祸,真是多灾多难的小可怜虫。”Elsa不由得为Hiccup的遭遇深表同情。“事实上我打算领养他,这个叫Eugene的是什么人怎么没他资料?”“他现在可不简单,条子也动不了他。等等你前面说什么?”“我打算收养Hiccup。”Jack放下资料看着Elsa的眼睛,两双蓝眼睛对峙了一会,Jack认真道:“他是个很好的孩子。”Elsa低下了头看着咖啡的小漩涡。“算了,随便你好了。”

评论(4)
热度(12)

© 神奇浣熊果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