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奇浣熊果

拖延狗汪汪汪

木偶先生·三

那天晚上Hiccup做了一个梦。 他被人抱住,看着一个黑影拿着刀朝他一步一步地走来,他使劲挣扎,但无济于事,他甚至听不清自己声嘶力竭的呼救声,但心脏的跳动声却放大百倍敲击着他的耳膜。刀子逼近自己的瞬间,所有的声音都减弱了,只有自己喊出的最后一句话清晰在耳。 “爸爸!”Hiccup猛地从床上坐起,汗水从额角滴下,Hiccup扯了纸擦了擦额头,靠在床头慢慢平缓自己的呼吸,天还没亮,窗子大开着,冰冷的空气掠夺着他的热量,使Hiccup忍不住打了一个寒颤。他咒骂着搓了搓起了鸡皮疙瘩的手臂,然后准备下床把那该死的窗子关了。Hiccup的房间里铺满了毛毯,所以Hiccup的脚底传来布料的柔软触感时他并没觉得有什么奇怪的。当Hiccup整个人的站起来时Jack忍不住哼了一声,他被压得下身的假器具都要爆了!“谁?”Hiccup听到声音警觉的去摸房间灯的开关,灯光驱走了黑暗,Hiccup发现脚下踩着个“人”时着实被吓了一跳。“真的和真人一样啊。”Hiccup忍不住又踩了几脚,那感觉和踩在人肉上无异。Jack一脸瞪目欲裂的样子,但Hiccup却觉得他这死气沉沉的样子太吓人了,关窗后又把他锁在了门外。Jack觉得自己简直可怜,但好在他习惯了。“我还以为能找到个好点的主人。”Jack看着从门缝透出的灯光熄灭,暗暗嘀咕道。“哈!”门猛地打开,Hiccup从门后探出脑袋大吼一声,把Jack吓了一跳。他就知道这木偶有鬼。Jack索性装死,任Hiccup怎么拨弄他他都不动,眼睛一眨不眨。Hiccup拉开他裤子:“真是木偶啊?木偶成精了?!”“小朋友不要乱动!”Jack猛地起身扯紧了裤子,“小心我强暴你。”说罢便半真半假地把Hiccup按在地上。谁知道Hiccup没有动,就这么任他按在地板上,直勾勾地看着他。“你的用途,是什么来着?”Hiccup眯了眯眼,觉得头重脚轻。Jack低下头吻他的嘴唇,时不时伸出舌头舔他的唇角,Hiccup没有动,闭着眼睛紧张得直抠木地板的缝隙。“等等,你多少岁?”Jack停止了亲吻,把手按在他腰上不动。“十七岁。”Hiccup面色酡红,按着Jack的头让两人的嘴唇又磕在了一起。哼,不算强奸罪嘛。Jack伸出舌头舔过Hiccup的牙齿,勾引着Hiccup的舌头与他交缠。Jack的嘴里全是Hiccup的口水。嘴上动着手也没闲着,Jack的手揉着Hiccup的臀瓣,力道时轻时重,让Hiccup不自觉地绷紧了腰。“到床上去吧。”Hiccup推开Jack,他忍不了躺在脏兮兮的地板上做这种事。灯光重新亮起,Jack把Hiccup按在床上,扒开他的腿轻咬他大腿内侧的嫩肉,留下一个个发红的牙印。“不要。。。这样子。。。”Hiccup忍不住抓住他的肩膀。“你这样我也很为难啊。”Jack用舌头隔着内裤舔着Hiccup的性!器,胶制的舌头如同真人的一般,绕着龟头打转,嘴巴小力吮吸着。“裤子,让我把裤子脱了。”Hiccup大张着腿,Jack却只是抬眼看他,加重了吮吸的力道。“不行了,让我把裤子给。。。啊。。。”Hiccup几乎哭出来了,他射在了裤子里,作为一个洁癖他还能不能好好做了?Jack帮他把短裤褪下,小Hiccup的处男色很是讨人喜欢。“你看它又站起来了。”“好好做!”一个人偶嘴怎么那么贱呢?Hiccup脸又红了几分。做扩张的时候Jack挤出一坨透明的润滑液就往Hiccup后门上抹,凉嗖嗖的,粘滑的触感让Jack的手指老打滑。“你放松点啊。”Jack有些自暴自弃地去摸附赠箱里的扩张器。这店家也是良心,附赠箱里什么性!爱玩具都有,就连sm用的鞭子。。。。但想到毕竟是第一次,可能会伤到Hiccup,Jack又收回了手,认命般地继续拓荒。Hiccup表示很不好受,之前在Jack视!奸一样的猥琐目光下半立的老二已经软下去了。当三个手指能进出自如时Jack拉下了自己的裤子,Hiccup瞪着Jack立起来的假器具,之前他扒Jack裤子看的时候第一反应就是大和形状奇怪,现在仔细看发现是很多按摩珠嵌在上面,Jack提枪上阵时他几乎疼得昏死过去,嘴里骂着他知道的所有脏话。Hiccup下面被磨得火辣辣的疼,两人嘴上也亲得火热。前列腺被Jack突然顶到,Hiccup猛地弹起来,Jack的舌头 被冷不防咬了一下,几乎断掉。Jack收回舌头,好奇地又顶了几次。Hiccup绷着身子死死的咬着下唇,脸几乎憋成深红色。“你脸怎么淤血了?”少说两句会死的Jack开始往这点大力进攻,开心地观察着Hiccup什么时候叫出来。“不行了不行了!”Hiccup松了嘴大口的喘着气,快感一波波地顺着脊椎涌来,他再也忍不住了,一边尖叫着一边抠Jack的后背。Jack抱着Hiccup把他悬在半空,下身打桩机一样深深刺着Hiccup的敏感点,小珠子摩擦着肉壁,柱身被穴肉绞紧,Jack眯眼睛活脱脱一发情野兽的样子,下身不停地抽动。最后Hiccup射出来后Jack就帮他洗了个澡,因为Hiccup晕过去前的最后一句话是“我不要一身汗地睡觉。”,倒数第二句是“啊!”。

第二天,Hiccup吃早餐时Stoick很关切地问他身体要不要紧。“你昨晚是不是喝得太多了?”Stoick切开培根,“怎么头疼成那样。”“下次不会喝多了。”Hiccup低垂着头,耳后根红了红。

评论(2)
热度(30)

© 神奇浣熊果 | Powered by LOFTER